何士晋,字武莪,宜兴 文言文注册送68题答案及原文翻译

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杂文参考文言文注册送68翻译 2019-01-10 手机版


何士晋,字武莪,宜兴人。父其孝,得士晋晚。族子利其资,结党致之死。继母吴氏匿士晋外家。读书稍懈,母辄示以父血衣。士晋感厉,与人言,未尝有笑容。万历二十六年举进士。持血衣诉之官,罪人皆抵法。初授宁波推官,擢工科给事中。首疏请通章奏、缓聚敛。俄言:“如郭子章、戴耀、沈子木,宜舍不舍,公论乖违,辅臣安得不任其咎?”无何,劾左都督王之桢久掌锦衣,为内阁爪牙。

有诏起废,列上二百余人。阅三年,止用顾宪成等四人。士晋请大起废籍。瑞王将婚,诏典礼视福王,费当十九万。初,帝弟潞王婚费不及其半,士晋请视潞王。帝将崇奉太后,诏建灵应宫,士晋以非礼力争,帝皆不省。

有张差梃击[注]之事。王之寀钩得差供,帝迁延不决,士晋三上疏趣之。当是时,变起非常,中外咸疑谋出郑国泰,然无敢直犯其锋者。郎中陆大受稍及之,国泰大惧,急出揭自明,人言益籍籍。士晋乃抗疏。疏入,帝大怒,欲罪之,念事已有迹,恐益致人言。而吏部先以士晋为东林党,拟出为浙江佥事,候命三年未下。至是帝急简部疏命如前拟吏部言阙官已补请改命帝不许命调前补者吏部又以士晋积资已深秩当参议帝怒,切责尚书,夺郎中以下俸。

天启四年,擢兵部右侍郎,总督两广军务。明年四月,魏忠贤大炽,争梃击者率获罪。御史田景新诬叛臣安邦彦贿士晋十万金,阻援兵。遂除士晋名,征贿助饷。士晋愤郁而卒。有司征赃急,家人但输数百金,产已罄。会庄烈帝立,获免,复官赐恤。

(选自《明史•何士晋传》,有删改)

[注]梃击:指梃击案,一场有关刺杀太子的政治阴谋事件。

10.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至是/帝急简部疏/命如前拟/吏部言阙官已补/请改命/帝不许/命调前补者/吏部又以士晋积资已深/秩当参议/

B.至是/帝急简部疏命/如前拟吏部/言阙官已补/请改命/帝不许/命调前补者/吏部又以士晋积资已深/秩当参议/

C.至是/帝急简部疏/命如前拟/吏部言阙官已补/请改命/帝不许/命调前补者/吏部又以士晋积资已/深秩当参议/

D.至是/帝急简部疏命/如前拟吏部/言阙官已补/请改命/帝不许/命调前补者/吏部又以士晋积资已/深秩当参议/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锦衣,锦衣卫,明朝侍卫兼特务机构,其职责主要是掌管皇帝侍卫和监督官员。

B.瑞王,王爵名,王爵一般地位仅次于整个国家的君主。皇帝的直系亲属才能封王。

C.东林党,晚明以江南士大夫为主的官僚政治集团。“东林党”之“党”,意为“朋党”。

D.兵部,古代官署名,掌管武官选用及兵籍、兵械、军令等职事,长官为兵部尚书。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何士晋忍辱负重,为父申冤。他的父亲被人害死,继母用血衣激励他读书,他跟别人说话没有笑容;后来他将父亲冤情上告,恶人被法办。

B.何士晋恪尽职守,关心国事。他请求起用被贬的人员;瑞王要结婚,费用巨大,他请求比照潞王减少费用;他以不合礼仪为由反对建灵应宫。

C.何士晋敢于进谏,冒犯皇帝。朝廷发生重大政治事件,大家怀疑这事和郑国泰有关,但没有人敢正面触犯他,何士晋于是上书直言,惹怒皇帝。

D.何士晋遭人陷害,后被平反。魏忠贤权势炙手可热,诬陷何士晋接受叛臣安邦彦的贿赂,将何士晋革职;何士晋含恨而终,后被庄烈帝平反。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宜舍不舍,公论乖违,辅臣安得不任其咎? (5分)

(2)有司征赃急,家人但输数百金,产已罄。(5分)

[答案]

10.A[解析]本题考查理解文言文句子的能力。原文标点:至是,帝急简部疏,命如前拟。吏部言阙官已补,请改命。帝不许,命调前补者。吏部又以士晋积资已深,秩当参议。

11.B[解析]本题考查了解并掌握常见的古代文化常识的能力。“皇帝的直系亲属才能封王”错开国元勋或其他地位显赫的非皇帝直系亲属也可封王.

12.D [解析]本题考 查筛选文中信息,归纳内容要点的能力。“魏忠贤....诬陷何士晋接受版臣安邦彦的贿赂”错.应是御史田景新诬陷何士晋接受叛臣安邦彦的贿赂。

13.[解析]本题考查理解并翻译文中句子的能力。

(1)应当舍弃而不舍弃,违背公众舆论,辅佐的重臣怎么能不承担此事的罪过?(得分点:乖违、任、咎,各1分,句意2分)

(2)有关官员征收贿赂的钱财很急.何士晋家人只交付几百金.家产就已用尽了。(得分点:征.输、罄,各1分,句意2分)

[参考译文]

何士晋,字武莪,宜兴人。父亲何其孝,生育何士晋很晚。同族子侄贪图他家的资产,勾结成党将何其孝害死。继母吴氏把何士晋藏到娘家。何士晋读书稍有槨怠.继母就把他父亲的血衣给他看。何士晋感愤激励,与人说话,从来没有笑容。万历二十六年考中进士。拿着父亲的血衣告到官府,罪人都伏法抵罪。起初授任宁波推官,提升为工科给事中。最先上疏请求疏通上奏的文书、减轻聚敛财物。不久又进言:“像郭子章、戴耀、沈子木,应当含弃而不含弃,违背公众舆论,辅佐的重臣怎么能不承担此事的罪过?”不久,弹劾左都督王之桢长时间掌管锦衣卫,成为内阁的爪牙。

有诏令起用被贬斥的官员,罗列上报了二百多人。过了三年,只起用了顾宪成等四人。何土晋奏请广泛起用被贬斥的人员。瑞王即将成婚,诏令典礼比照福王,费用达十九万。当初,皇帝的弟弟潞王成婚費用不到他的一半,何士晋请求比照潞王。皇帝打算尊崇奉祭太后,下诏命令修建灵应宫,何士晋以不合礼仅极力谏诤,皇帝都不理会。

发生张差梃击案一事。王之宋获取到张差的供词,皇帝拖延不裁决,何士晋三次上书催促。这时,变故发生非同子常,朝廷内外都怀疑阴谋出自郑国泰,但没有敢正面触犯他的锋芒的。郎中陆大受稍微涉及郑国泰,郑国泰非常害怕,急忙呈交揭帖自我表白,人们更加议论纷纷。何士晋于是上疏直言。奏疏呈入,皇帝大怒,想治他的罪,想到事件已有踪迹,恐怕会更加引起人们议论。而吏部先前把何士晋当作东林党人,拟定调出京城任浙江合事,等候命令三年没有下达。到这时,皇帝急忙找出吏部奏疏,下令照先前所拟定的办理。吏部说空缺的官员已经补任,请求另行任命。皇帝不答应,命令调走先前补任的官员。吏部又认为何士晋资历已经很深,级别应当是参议。皇帝生气,严厉指责尚书,剥夺郎中以下官员的俸禄。

天启四年,提升为兵部右侍郎,总管两广军事。第二年四月,魏忠贤势力大为嚣张,谏诤梃击案的官员都获罪。御史田景新证陷叛乱之臣安邦彦贿賂何士晋十万金,让何士晋阻止援兵。于是革除何士晋的官籍,征收贿略的钱财补充军饷。何士晋憤恨抑郁去世。有关官员征收賄賂的钱财很急,何士晋家人只交付几百金,家产就已用尽了。恰逢庄烈帝即位。得以免罪,恢复官职,赐子抚恤。

·语文课件下载
·语文视频下载
·语文试题下载

·语文备课中心






点此察看与本文相关的其它文章』『相关课件』『相关教学视频|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师投稿
本站管理员:尹瑞文 微信:13958889955

注册送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