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纪念父亲去世三周年(教师随笔)

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杂文参考教师随笔 2018-09-09 手机版


武媛媛

三年前,59岁的父亲走了。带着病痛,带着不舍,带着不甘。

父亲活得刚强。父亲是家中的第四个孩子,50年代出生,60年代遇上自然灾害,缺吃少穿的父亲既没长出个头,也没长出骨架。我舅爷的堂哥没儿女,想从父亲三兄弟中过继一个。爷爷说:"让老三去吧,咱少一个负担。"奶奶说:"老三汉小力薄,去了撑不起人家的门户。"奶奶的话,刺痛了父亲的心。

我一直惊奇的是,在那样艰难的日子里,父亲竟上完了高中,他的数学学得好,打得一手好算盘。我上小学时,理解不了分数,父亲把馍切成正方体,再平均切成九小块,他取出一块说这就是九分之一,但他让我取九分之五,我取不了,父亲的耳光便上来了。堂哥说,三爸如果当老师,把娃能打死。父亲的脾气确实不好,有一回,八九岁的弟弟跟着村里的大孩子到山上去偷杏,父亲把他吊在树上打了一顿。我和弟弟平时都离他远远的,感情也淡淡的。

父亲一生最爱的长辈是我的舅爷,父亲高中毕业后,有点门路的舅爷给父亲在面粉厂谋得了一个临时工作。先干的是体力活,扛麻袋,也不知父亲瘦弱的身躯是怎样扛起那一百斤的袋子的,他干得很卖力。后来他被调到门市上卖粮,父亲的算盘打得呱呱响,年年被评为先进。也就是在那时,母亲嫁给了父亲。母亲在街面上长大,见多识广。外婆在一次看病时,得到了在西安医学院上班的大姑的帮助,闲谈中,把母亲嫁给了半山上的父亲。家里的事,母亲说了算。父亲即使有不同的意见,起初也只是窝在心里,后来遇上不顺心时,也难免大发雷霆了,我和弟弟越发离他远了。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土地分给了个人,父亲在面粉厂时,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干农活,挖地,拉粪8943;8943;后来,面粉厂辞退了临时工,父亲回家当起了真正的农民。有一度,父亲在砖瓦窑里给人出砖,高温让父亲的前额早早谢了顶。几年辛苦,攒了一点钱,父亲在老屋的前半截空地上盖起了三间厦房,搬出了分家时分的小偏窑。等二伯搬出去后,父亲便在后院围起了猪圈,在窑里养起了鸡,搞起了副业。

父亲是大队里出了名的勤快人。五亩多地,一季收获三千多斤麦子,我家的粮仓早都装不下,年年都有余粮卖。我也亲眼看见父亲背一麻袋麦子往车子上装。不过他也爱上喝酒了,几块钱一瓶的白酒根本不经喝,他说喝酒干活有劲。

后来,麦子不值钱了,父亲又在地里种起了菜。最初种大葱,两亩地的葱在12月初就要挖出,卖完。母亲早上挖,下午捆,父亲卖。当时一辆人力三轮车能装500斤,父亲一个人拉到临潼批发市场,其间有几段上坡路,也不知他是怎样爬上去的。有一回,我陪父亲去卖葱,半夜起来,从我家下坡走,我是趴在葱垛上的,冻得不行,等到了上坡段,我在后面使劲推,父亲在前面似牛般闷着头拉,这样赶在5点多到了菜市场。批发完葱,父亲给我买了一碗热腾腾的甑糕,吃完后,父亲便骑车带我回家。

后来,批发价低了,父亲又同村里的人骑着自行车,带上200斤的葱上西安城里卖,凌晨两点就从家里出发,从我家到西安有60多里路,父亲得骑三个多钟头。城里人多,菜也卖得快,卖完后,父亲又匆忙回家,一路上也舍不得吃喝。

葱种了几年后,父亲便改种了西红柿和黄瓜。父亲舍得肥料,两种菜长势都好。卖菜时正赶上暑假,父亲将好菜整理好装上他的车,将卖相不好的给我和弟弟装上车,父亲上西安卖,我俩则转村卖。父亲依旧半夜起身,依旧每天奔波上百里的路程。烈日在父亲背上印上了汗衫印子,让父亲的容颜加速衰老。更可怕的是,生活的担子让父亲的烟瘾和酒瘾更甚。每回我嘟囔他不要喝酒时,他说喝酒才能干动活。不要他抽烟时,他说骑车在路上,有时骑着骑着就迷糊了,衔根烟在嘴里,烟燃尽时就把他烫醒了,正是一根一根烟,让他一路骑到西安。我的父亲呀!路上那么多车,你怎么就不怕呀!

一直认为父亲太严厉,可有那么几回,我感受到了父爱的温暖。有一回学校歌咏比赛,要求买一双长筒丝袜,父亲竟买了给我送来。还有一回,父亲因我骑车手冷,给我买了一双红艳艳的革皮手套,很是漂亮。

我上师范的第二年,父亲花了近五万块钱在新庄基上盖了一座平房,围墙、门楼都修了,还带有一间地下室。在当时的村里,显得很阔气。父亲很高兴,终于了了一桩心愿。但随之而来的,是经济的极度紧张,我每个礼拜都要回家拿钱,弟弟在上初中。在青黄不接的冬季,更是没有来钱处。父亲闷头想了几天,终于到西安街头做了一个人力车夫,他骑着三轮车,既拉人又拉货。有一回我坐公交从西安回家,在胡家庙附近看见了父亲,他骑在车上,头背都伸得很直,但脚下却蹬得飞快......幸亏我当时看见的是空车,如果是负重的车子,我真不知道我这做子女的良心该何处安放。只是有一回听他说,他到下午四五点钟还没有揽下活,心里急,这时有一个人让父亲给他背水泥,背五楼,一袋一块钱,背20袋。父亲一咬牙答应了,他说背着水泥,上楼时一直向右转圈,下楼时一直向左转圈,转得他晕头转向。但他最终挣了20元,庆幸一天总有些收获。

我毕业时,弟弟上了高中,虽说家里的经济有所缓和了,但父亲农忙时干农活,农闲时就给人家当小工。家里所有的农田后来都种上了果树。有一片桃园,有两片石榴园。父亲常说,打工的日子好,天明起床,忙活一天,到晚了倒头就睡,不用操心,也不用三更半夜起。到工期完了,从包工头那里领一笔钱,拿回来交给母亲。父亲瘦矮,但总有几个乡邻不嫌弃,包到活时总叫上他。父亲最远的打工地是新疆,有一年冬天,父亲只与母亲说了声,便随着村里几个人去了新疆,当我知道这件事时,父亲已经走了半个月了。打电话,拐弯抹角地找到了他。他说,好着呢!给人家看水泵,活轻省。问及冷不冷时,他说帐篷里生有火炉,饭会送到帐篷。问有啥要捎去的?他说买捆旱烟捎来吧!新疆是父亲这辈子去的最远的地方,在那个冰冷的冬季,也没有多少风景可以欣赏,除了风、雪、戈壁,唯一能让他安慰的只是三个月后的一沓工钱吧!

弟弟高中毕业时没考上大学,想复读,父亲坚决不肯。他说:"你回来学个手艺,过两年再成个家,爸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上了大学,买房、娶妻,爸的任务怕是完成不了了。"这句话说的仿佛不明智,但却道出了无尽的辛酸与无奈呀!是呀,汉小力薄的父亲怎样才能攒够那山高的买房款呀!但当时,我们只埋怨父亲目光短浅。架不住我和母亲的坚持,弟弟复读去了,最终上了大学。四年的学费,依旧是父亲打工卖果子换来的。

桃园和石榴园相继挂果了,七月份,父亲卖一个月的桃,九、十月又卖快两月的石榴,依旧骑着自行车,依旧半夜两点起,依旧每天跑120里的路程……

有一回父亲去卖石榴,快到西安城了天还没亮,半路上有个人要批发父亲的石榴,父亲觉得价还可以,就给人了,人家给了两张100元,父亲欣喜地回来了,到家拿出来时发现是两张假币,气得父亲半天没说上话来。

父亲每回去卖果子,母亲最担忧,怕路途凶险。父亲有一次骑车犯迷糊,差点钻到等红灯的货车底下去了。还有一回,父亲去卖石榴,晚上十一二点也没回来,母亲急得给我打电话,但也没办法,西安那么大,在哪里找啊!问同去的村人,也说不知道。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天,下午父亲才回来。问缘由,父亲说石榴剩得多,带回来费劲。又问在哪里睡,他说在一片玉米地里,铺了几片塑料泡沫,将就了一夜。听得我和母亲心里好酸,十月的玉米地,半夜该多冷啊,无衣无被的父亲是怎样挨过来的。

后来弟弟大学毕业,还带回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父亲将家里的房屋装修了,给他们办了婚礼。再后来,父亲抱上了孙子。都说父亲该歇歇了,该享享福了。可常年劳动的父亲根本就停不下来,依旧果子熟了卖果子,没果子卖就去打工。我平常买的新衣皮鞋,只在过年时他给舅爷拜年时穿一次,平时依旧旧衣布鞋。

曲江在临潼搞开发,我们村子就在圈定的范围内,村里人都给家里加盖了房子。父亲也坐不住了。他倾尽所有,又在前院后院盖了两栋楼房。盖完房子,过完年,他又去西安打工了。

七月初,桃子压弯了枝头,父亲回来了,他开始往返西安卖桃子。奇怪的是有几次车子倒了,我们也纳闷父亲的力量哪里去了,可能父亲上了年纪吧。坚持卖完了桃子,父亲找大伯说他吃饭老咽不下去,可能和早逝的大姑得了一个病症,言语间满是凄凉。8月1日,父亲住进了唐都医院,5日便做了食管癌切除手术。从手术室出来时,一向坚强的父亲直喊腰疼。因为伤口感染和术后瘘,父亲在唐都住了36天,期间受尽折磨。我总是埋怨老天,为何对苦命的父亲如此不公。术后半年,父亲便撒手人寰。

住院期间,我与弟弟、弟媳轮流侍奉,想尽办法给父亲补充营养,但出院时,他的体重也只有八十多斤。陪伴父亲住院时,和父亲聊了许多,问及此生为何如此拼命,他说:"爸活得硬气,是因为连你婆都说我汉小力薄撑不起门户,爸活着,就得让人看得起。"

我的父亲呀,竟和奶奶的这句话较了一辈子真。是生活的担子压垮了他,也是精神的好强摧毁了他。他平时身体康健从不吃药,但在后期我分明看见他把大把的药片吞进肚中,我知道,父亲还想活下去,毕竟他只有59岁啊!也正是因为他年轻,他康健,他还依旧卖力干活,我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病情,以致耽搁到不治。住院时,他对我说,卖桃时,他已经吃不下去了,买上两包子,得喝一瓶水才能冲下去。就这,他还是坚持卖完桃子才说出的。我们才匆忙带他入院。

父亲病亡在正月里,那个冬天,眼见他的时日不多,我要带他到海南转转,他说:"不了,现在天寒地冻,爸出不了门,等你放暑假,爸好些了,你带爸到北京去,爸想看看天安门......"的确是天寒地冻,北京之行,成了父亲今生无法完成的心愿,也留给儿女一生的遗憾。父亲至死也不清楚地知道他的病情,总想着有好起来的那一天。

父亲一生脾气不好,尤其爱冲家人发火,母亲也受尽委屈。我们做子女的也常常护着母亲,与父亲情感交流甚少,更多的则是对他的不解和埋怨。现在想来,父亲活得多孤独,也多憋屈呀!父亲活在辛劳中,活在烟酒中,活在他一个人的精神世界中。

父亲走了,他留下了一种精神叫不屈不挠,但他也留下了一种悲哀叫子欲养而父不在,我的父亲哪!

为纪念父亲去世三周年而作。
相关链接:教师随笔

·语文课件下载
·语文视频下载
·语文试题下载

·语文备课中心






点此察看与本文相关的其它文章』『相关课件』『相关教学视频|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师投稿
本站管理员:尹瑞文 微信:13958889955

注册送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