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编版语文九年级上册名著导读《艾青诗选》

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教学文摘备课资料 2018-08-04 手机版


 知人论诗

在中国新诗发展的历史当中,艾青是个大形象。

——牛汉

艾青的诗,好在那雄浑的力量,直截了当的语言,强烈鲜明的意象。

——聂华苓

艾青在30年代初走上诗坛,他作品深沉而忧郁的抒情风格受到了人们普遍的注意。抗战爆发后,艾青事实上已成为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之一,30年代末到40年代中期,可以称之为“艾青的时代”,他的创作不仅开了一代诗风,而且深刻影响了这一时期乃至40年代后期的诗界。

——中国网评

艾青,我国现当代著名诗人。原名蒋海澄,浙江金华人。18岁时,他考入西湖艺术学院绘画系,回国后因加入“中国左翼美术家”活动,被捕入狱。在狱中,艾青失去了绘画的条件,于是开始“借诗思考、回忆、控诉、抗议”,1933年第一次用“艾青”的笔名发表长诗《大堰河——我的保姆》,表达对抚养他的保姆大堰河的深深挚爱和无尽怀念,该诗感情诚挚,诗风清新,立刻轰动诗坛。

艾青的第一个创作高峰期是抗日战争期间。1937年至1940年,是中华民族遭受苦难最深重最残酷,又是反抗战斗最激烈最悲壮的年代,这个时期的艾青几经辗转,“满怀热情从中国东部到中部,从中部到北部,从北部到南部,从南部到西北部——延安”,这一段流浪,使他接触到了社会底层人民苦难的现实,更使他深刻地体察到了中华民族所蕴涵着的伟大的精神和力量。这个时期的作品多写国家民族的苦难、诗人对祖国命运的担忧,对人民的同情,呈现出非常凝重、深厚、大气的风格。代表作有《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北方》、《乞丐》《手推车》、《补衣妇》、《我爱这土地》、《旷野》等。诗人通过印象、感觉的捕捉表达浓烈的情思,形式上朴素、自然,不拘于外形的束缚。如《北方》,写“从塞外吹来的/沙漠风,/已卷去北方的生命的绿色”,写“我爱这悲哀的国土/古老的国土/——这国土/养育了为我所爱的/世界上最艰苦/与最古老的种族“。《手推车》“在黄河流过的地域/在无数的枯干了的河底/手推车/以唯一的轮子/发出使阴暗的天穹痉挛的尖音/穿过寒冷与静寂/从这一个山脚/到那一个山脚/彻响着/北国人民的悲哀”。诗人在诗行中,尽情呼告、大肆排叙,整齐划一的诗节已经容纳不下他的悲哀与热情,于是他的诗行呈现出一种散而有致、活而有序的特点。

艾青创作的第二个诗歌高峰是1978年以后。此时,他的诗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诗句更为整齐、诗情更为深沉、诗意更为警策。比如《鱼化石》,写鱼化石裹身岩层,重见天日,却没了活力,没了叹息,听不见浪花,看不见蓝天碧水。诗人由此引发对生命本质的思考:“离开了运动,就没有生命”。又如《镜子》,写《镜子》是“一个平面,却又是深不可测”,因为它从不掩饰,所以有人喜欢它,有人躲避它。

形式看诗

诗歌根据它音韵格律和结构形式的不同,可分为格律诗、自由诗、散文诗和韵脚诗四种。

格律诗:按照一定格式和规则写成的诗歌。它对诗的行数、诗句的字数(或音节)、声调音韵、词语对仗、句式排列等有严格规定,如,中国古代诗歌中的“律诗”“绝句”和“词”“曲”,欧洲的“十四行诗”。以及格律体新诗四言体,六言体,八言体。

自由诗:近代欧美新发展起来的一种诗体。它不受格律限制,无固定格式,注重自然的、内在的节奏,押大致相近的韵或不押韵,字数、行数、句式、音调都比较自由,语言比较通俗。美国诗人惠特曼是欧美自由诗的创始人,《草叶集》是他的主要诗集。

散文诗:兼有散文和诗的特点的一种文学体裁。作品中有诗的意境和激情,常常富有哲理,注重自然的节奏感和音乐美,篇幅短小,像散文一样不分行,不押韵,如鲁迅的《野草》。

韵脚诗:顾名思义,泛指诗的结尾须押韵,不论格律和音步,读起来朗朗上口如同歌谣。这里的韵脚诗指现代韵脚诗,属于一种新型诗体。以汪国真为代表。

艾青的诗歌都是自由诗,在形式上不拘泥于外形的束缚,很少注意诗句的韵脚和字数、行数的划一,但是又运用有规律的排比、复沓,造成一种变化中的统一。如《大堰河――我的保姆》就是这样:全诗共13节,一节从4--16行不等,一行少则2个字,多则22个字,全诗不押韵,但每一节首尾句短而重复,中间几行基本采用排比句式,多用长句子,能够尽情地抒发和描摹。

大堰河——我的保姆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儿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

大堰河的儿子。

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

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园地,

你的门前的长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在你搭好了灶火之后,

在你拍去了围裙上的炭灰之后,

在你尝到饭已煮熟了之后,

在你把乌黑的酱碗放到乌黑的桌子上之后,

在你补好了儿子们的为山腰的荆棘扯破的衣服之后,

在你把小儿被柴刀砍伤了的手包好之后,

在你把夫儿们的衬衣上的虱子一颗颗地掐死之后,

在你拿起了今天的第一颗鸡蛋之后,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我是地主的儿子,

在我吃光了你大堰河的奶之后,

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回到自己的家里。

啊,大堰河,你为什么要哭?//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我摸着红漆雕花的家具,

我摸着父母的睡床上金色的花纹,

我呆呆地看着檐头的我不认得的“天伦叙乐”的匾,

我摸着新换上的衣服的丝的和贝壳的纽扣,

我看着母亲怀里的不熟识的妹妹,

我坐着油漆过的安了火钵的炕凳,

我吃着碾了三番的白米的饭,

但,我是这般忸怩不安!因为我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汁之后,

她就开始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她含着笑,洗着我们的衣服,

她含着笑,提着菜篮到村边的结冰的池塘去,

她含着笑,切着冰屑悉索的萝卜,

她含着笑,用手掏着猪吃的麦糟,

她含着笑,扇着炖肉的炉子的火,

她含着笑,背了团箕到广场上去,

晒好那些大豆和小麦,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液之后,

她就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在年节里,为了他,忙着切那冬米的糖,

为了他,常悄悄地走到村边的她的家里去,

为了他,走到她的身边叫一声“妈”,

大堰河,把他画的大红大绿的关云长

贴在灶边的墙上,

大堰河,会对她的邻居夸口赞美她的乳儿;

大堰河曾做了一个不能对人说的梦:

在梦里,她吃着她的乳儿的婚酒,

坐在辉煌的结彩的堂上,

而她的娇美的媳妇亲切的叫她“婆婆”

......//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大堰河,在她的梦没有做醒的时候已死了。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

她死时,平时打骂她的丈夫也为她流泪,

五个儿子,个个哭得很悲,

她死时,轻轻地呼着她的乳儿的名字,

大堰河,已死了,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

大堰河,含泪的去了!

同着四十几年的人世生活的凌侮,

同着数不尽的奴隶的凄苦,

同着四块钱的棺材和几束稻草,

同着几尺长方的埋棺材的土地,

同着一手把的纸钱的灰,

大堰河,她含泪的去了。//

这是大堰河所不知道的:

她的醉酒的丈夫已死去,

大儿做了土匪,

第二个死在炮火的烟里,

第三,第四,第五

在师傅和地主的叱骂声里过着日子。

而我,我是在写着给予这不公道的世界的咒语。

当我经了长长的漂泊回到故土时,

在山腰里,田野上,

兄弟们碰见时,是比六七年前更要亲密!

这,这是为你,静静地睡着的大堰河

所不知道的啊!//

大堰河,今天,你的乳儿是在狱里,

写着一首呈给你的赞美诗,

呈给你黄土下紫色的灵魂,

呈给你拥抱过我的直伸着的手,

呈给你吻过我的唇,

呈给你泥黑的温柔的脸颜,

呈给你养育了我的乳房,

呈给你的儿子们,我的兄弟们,

呈给大地上一切的,

我的大堰河般的保姆和她们的儿子,

呈给爱我如爱她自己的儿子般的大堰河。//

大堰河,

我是吃了你的奶而长大了的

你的儿子,

我敬你

爱你!

一九三三年一月十四日,

雪朝

再如这首《东山魁夷》,诗歌很少注重韵脚和字数、行数的整齐划一,但又注重中间运用排比,造成一种新的统一,形成散而有致、活而有序的形式美感。

东山魁夷

好象是幻觉,

好象是梦境,

人和自然得到谅解,

自然赋有人的心灵;

无论是林间的瀑布,

湖沼中的倒影,

初春的月夜、山峦的黎明,

都浸透了画家的爱情;

多么妩媚的樱花,

多么豪华的竹林,

多么纯朴的白桦,

还有密林中流出的“绿色歌声”……

那怕是红叶如火,

那怕是古庙铎声,

那怕是漓江的清流见底,

那怕是透过雪树窥见的奥地利古城,

都得了高度的默契,

描绘出最美的图景,

坚固象一片片大理石,

却感触到跳动的生命;

真实与想象的结合,

东西方绘画的融会贯通,

中日两大民族的联结,

色彩谱写最美的歌声……

语言品诗

韦勒克8226;沃伦说:“诗是一种强加给日常语言的‘有组织的破坏’。”我理解为诗歌语言是对日常语言的一种陌生化,使之表达更为别致新颖。

如臧克家《场园上的夏夜》:“蛛网上斜挂着一眼闷热”,“闷热”本为皮肤触觉,但因为“斜挂”而转移为视觉;陈敬容《野火》:“我要采撷所有/春天的香气”,“香气”本来是嗅觉,也因为“采撷”而转化为视觉。遭到“破坏”的语言,其交际功能已经退化到最低限度,而抒情功能则发展到最大限度。凭借诗中前后语言的反射,日常语言就披上了诗的色彩,蕴涵了诗的韵味,变成了诗的语言。

瓦莱利有个形象的比喻:散文如同走路,而诗则好比跳舞。走路只看中结果,不看中手段;跳舞则需要遵循舞步,而且其本身就是目的。“语言既是诗的手段,又是诗的目的。它是我们鉴赏的主要内容。

艾青对诗歌语言有着超乎常人的重视。他早年在在《诗论》中谈到:“诗的创作上的问题,语言是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他特别提倡用口语写诗,因为它亲切自然。同时,艾青也厌恶诗歌的陈词滥调而喜欢新鲜。他曾说:“陈词滥调就像被揉坏了的花草一样,没有什么水分,焉吧了。”

在小编看来,艾青的诗歌语言特色是他对光与色的捕捉、渲染。这似乎与艾青是个画家分不开联系。如《旷野》中出现的那"渐渐模糊的,灰黄而曲折的道路,那在广大的灰白里呈露出的,到处是一片土黄、暗赭,与焦茶的颜色的混合,那灰白而混浊、茫然而莫测的"雾"的笼罩……"。诗中用的"模糊"、"灰黄"、"曲折"、"灰白"、"土黄"、"暗赭"、"焦茶"、"混浊"、"茫然莫测的雾"等词语,既是对外界的自然光和色的敏锐感受,也暗示、象征了诗人内在世界所感到的"沉重"、"困顿"和"倦怠",蕴含着诗人对时代、命运、气氛等的总体把握和思索。再如《当黎明穿上白衣》:

当黎明穿上了白衣

艾青

紫蓝的林子与林子之间

由青灰的山坡到青灰的山坡,

绿的草原,

绿的草原,草原上流着

新鲜的乳液似的烟……

啊,当黎明穿上了白衣的时候,

田野是多么新鲜!

看,

微黄的灯光,

正在电杆上颤栗它的最后的时间。

看!

1932年1月25日,由巴黎到马赛的路上

这首诗是写黎明时田野上的景色及自己的感受。诗歌一开始,作者就精心选取了三个色彩词“紫蓝的”“青灰的”“绿的”,为读者勾勒了一幅鲜明、和谐的画面。在以上静态描绘的基础上,又以“草原上流着”,使整个画面活了起来。而用“乳液”来形容烟,将烟的清新、流动等描绘出来,可谓神来之笔。于是,第二节开头,诗人似乎也忍不住,直抒胸臆地赞叹:“啊,当黎明穿上白衣的时候,/田野是多么新鲜!”结尾句“微黄的灯光,/正在电杆上颤栗它的最后的时间”,蕴含深刻的哲理,“黎明”象征新生的力量,“灯光”象征衰落的力量,旧深处事物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新事物的脚步的。

意象懂诗

意象是诗歌中包含诗人主观情感的事物。诗人常创造有表现力的意象来传达独特的情感。如上个学期我们学的苏轼的《卜算子8226;黄州定慧院寓居作》词人的怅惘心境正是由“缺月”、“疏桐”、“幽人”、“孤鸿”、“寒枝”等意象来表达的。读诗,就要透过诗歌中的形象理解深层内涵。

艾青诗歌的中心意象是土地和太阳。据,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艾青选集》406首诗,其中,借土地来激发诗人情绪的诗,约占26%,全面直接抒写太阳及其边缘类的诗约占10%,且这类诗多是大篇幅的制作,如《大堰河--我的保姆》、《我爱这土地》、《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向太阳》、《吹号者》、《黎明的通知》等著名诗篇。

土地的意象凝聚了艾青对祖国和人民的最深沉的爱。爱国主义是艾青作品中永远唱不尽的主题,把这种感情表现的最动人的,是他的《我爱这土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用真实而朴素的诗句,说出了诗人内心深处永恒的土地情结,这里表达的是一种刻骨铭心、至死不渝的深沉的爱国主义感情,这种感情在近代中国人民中具有普遍性和典型性。

我爱这土地

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太阳的意象表现了诗人灵魂的另一面:对于光明、理想、美好生活热烈的、不息的追求。

黎明的通知

为了我的祈愿

诗人啊,你起来吧

而且请你告诉他们

说他们所等待的已经要来

说我已踏着露水而来

已借着最后一颗星的照引而来

我从东方来

从汹涌着波涛的海上来

我将带光明给世界

又将带温暖给人类

借你正直人的嘴

请带去我的消息

通知眼睛被渴望所灼痛的人类

和远方的沉浸在苦难里的城市和村庄

请他们来欢迎我——

白日的先驱,光明的使者

打开所有的窗子来欢迎

打开所有的门来欢迎

请鸣响汽笛来欢迎

请吹起号角来欢迎

请清道夫来打扫街衢

请搬运车来搬去垃圾

让劳动者以宽阔的步伐走在街上吧

让车辆以辉煌的行列从广场流过吧

请村庄也从潮湿的雾里醒来

为了欢迎我打开它们的篱笆

请村妇打开她们的鸡埘

请农夫从畜棚牵出耕牛

借你的热情的嘴通知他们

说我从山的那边来,从森林的那边来

请他们打扫干净那些晒场

和那些永远污秽的天井

请打开那糊有花纸的窗子

请打开那贴着春联的门

请叫醒殷勤的女人

和那打着鼾声的男子

请年轻的情人也起来

和那些贪睡的少女

请叫醒困倦的母亲

和她身边的婴孩

请叫醒每个人

连那些病者与产妇

连那些衰老的人们

呻吟在床上的人们

连那些因正义而战争的负伤者

和那些因家乡沦亡而流离的难民

请叫醒一切的不幸者

我会一并给他们以慰安

请叫醒一切爱生活的人

工人,技师以及画家

请歌唱者唱着歌来欢迎

用草与露水所掺合的声音

请舞蹈者跳着舞来欢迎

披上她们白雾的晨衣

请叫那些健康而美丽的醒来

说我马上要来叩打她们的窗门

请你忠实于时间的诗人

带给人类以慰安的消息

请他们准备欢迎,请所有的人准备欢迎

当雄鸡最后一次鸣叫的时候我就到来

请他们用虔诚的眼睛凝视天边

我将给所有期待我的以最慈惠的光辉

趁这夜已快完了,请告诉他们

说他们所等待的就要来了

这首诗写作于1942年初,诗人从重庆奔赴延安,他以敏感的眼光看到了即将到来的胜利的曙光,于是创造了“黎明”的意象,并赋予它全新的意义。整首诗以“黎明”和诗人对话的口吻展开,诗中的“我”是“黎明”,“你”是诗人,“他们”则是渴求光明的人们。全诗大量运用排比,反复铺陈,洋溢着一种必胜的豪情。

情感入诗

一首诗读到现在,我们已经做到了知人论诗、形式看诗、语言品诗、意象懂诗,还缺乏对诗人情感的深入体会。情感是诗人个体化的抒发,要体会情感需要读者个体化的参与,与诗人共情。这时候对诗歌进行反复地朗诵,做好朗读设计,在小组中或班级中分享朗诵就是一个很有必要环节。

艾青的诗歌没有华丽的藻饰,也缺少生硬的欧化句子,语言朴素动人。诗歌形式行散不拘,却有内在的节奏和旋律,很适合朗诵。

诗歌除了语言美、意象美、形式美、情感美之外,往往还有理性美。如弗罗斯特的《未选择的路》,表面上写林中之路,实际上写人生之路。选择不一样的路,便是选择不一样的人生经历,我们在选择中读出了人生的遗憾。在艾青的后期也有不少的哲理诗,如《鱼化石》、《镜子》等,这些诗歌借助特有的意象,向人们道出耐人寻味的哲理,同样值得一读。

附:初中阶段选入人教部编版的现代诗:

1 金色花 泰戈尔

2 荷叶8226;母亲 冰心

3 天上的街市 郭沫若

4 黄河颂 光未然

5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普希金

6 未选择的路 弗罗斯特

7 回延安 贺敬之

它们或想象瑰奇,或清新隽永或气势磅礴、热情激昂或蕴含理趣、微言大义或直接大胆、富有特色。单篇的学习让我们见识了不同诗人独特的语言风格,领略了诗性语言独有的魅力。 

侯晓旭


·语文课件下载
·语文视频下载
·语文试题下载

·语文备课中心




下载本资料word文档
(可直接打印)


点此察看与本文相关的其它文章』『相关课件』『相关教学视频|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师投稿
本站管理员:尹瑞文 微信:13958889955

注册送68